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小說首頁 > 豪門總裁 > 愛不宜遲(陸星傅景琛)完整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愛不宜遲(陸星傅景琛)完整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
愛不宜遲(陸星傅景琛)完整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
愛不宜遲全文免費閱讀哪里看?主角是陸星傅景琛都市言情小說;多年前,陸星養的狗咬了傅景琛一口,當時小小年紀的她每天都戰戰兢兢的擔心他會報復她。多年后,傅景琛終于對她施展報復了。

5

舉報
下載閱讀

愛不宜遲全文免費閱讀哪里看?主角是陸星傅景琛都市言情小說;多年前,陸星養的狗咬了傅景琛一口,當時小小年紀的她每天都戰戰兢兢的擔心他會報復她。多年后,傅景琛終于對她施展報復了。

小說簡介

多年前,陸星養的狗咬了傅景琛一口,當時小小年紀的她每天都戰戰兢兢的擔心他會報復她。
多年后,傅景琛終于對她施展報復了。
陸星捂著被咬破的唇狠狠瞪他:“你是狗嗎?!”
他淡定開口:“說不定是小時候的狂犬疫苗失效了。”
陸星:“……”
——
當年親手把她送走的男人,如今變成一言不合就“咬”人的忠犬。

愛不宜遲免費章節閱讀

陸星洗了個熱水澡,小區今天開始供暖,她只穿了套薄睡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難得有些愜意。
正準備去廚房給自己榨杯果汁,就聽到有人敲門,都快十點了,這個時候會有誰來?
陸星以為是葉欣然,從貓眼里看到的卻是傅景琛英俊的側臉,敲門聲再次響起,比之前急促不少,她回去披了件針織外套,在手機響起的同時打開了門。
門一開,傅景琛就側身而入,順帶把門也關上。
陸星愣怔,她還沒說讓他進來呢!一抬頭就感受到來自他身上的壓迫感,那雙深邃的黑眸正緊緊盯著她看,她忽然緊張起來:“你來干嘛?”
傅景琛沒說話,俯身靠近,近得灼.熱的氣息悉數噴灑在她臉上,近得她能聞到他身上淡淡的煙草味。
陸星心悸地本能往后退,后背貼在門背上,總覺得他這個樣子很不對勁,可她聞不到他身上有酒氣,他的樣子異常沉靜清醒,正因為如此她才覺得不好,故作鎮靜道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“汪汪汪汪……”
陸星低頭,看到小哈站在一米之外,身子向前傾斜朝傅景琛“汪汪”叫個不停,她在心里默默給小哈點贊,這么勇敢。
傅景琛眉頭一蹙,他倒是差點忘了她養了條狗,轉頭陰冷地看向那條狗,冷冷道:“叫什么叫!”
小哈立刻慫了,身子往后縮發起抖來……
委屈的嗷嗚一聲,慢慢挪到沙發后躲起來了……
陸星:“……”為什么她養的是這么一條慫狗!
不是應該撲他嗎?撲他嗎?!
她想趁機從他身旁逃開,剛邁***就被他拽進懷里“咚”的一聲撞上門背,鋪天蓋地都是他的氣息,他的唇溫熱地吻著她唇,深深淺淺,吻得她天旋地轉。
陸星驚愕地瞪大眼睛,干燥溫暖的手掌覆上她的眼睛,栓在她腰間的手臂收緊,近乎兇狠地吻著她。
她的身體在抗拒,心卻是服從于他;她的心在抗拒,身體卻情難自禁。
其實這不是她和他的初吻,心悸程度卻不亞于初吻。
濃密纖長的睫毛像小扇子似的在他掌心來回刷,慢慢的不動了,傅景琛將手拿開挪到她背后,睜眼看她閉上的雙眼,睫毛輕輕顫動,心底忽然變得柔軟,吻也變得極輕,極綿長……
沉醉中好像聽到手機在響,她推他,他則抱得更緊吻得更深。
不知過了多久,久得她都快要窒息了他才放開她。
她還在急促的喘著氣。
他手心滾燙,貼著她紅透的臉頰,聲音是壓抑的低暗:“你說,如果你不回來我會怎么樣?”
陸星揪著他大衣里的毛衣,感覺到他身上源源不斷的熱度,甚至能摸出一點點汗濕,一點水忽然砸在額上,她茫然又驚愕地抬頭,就看到他臉上密集不斷的汗珠,像是運動過后出了一身汗,連烏黑的鬢發都染上了濕意。
屋內暖氣十足,傅景琛還穿著毛衣大衣,加上身體某些蠢蠢欲動的燥熱,更覺渾身滾燙。
他一把脫掉大衣,往身后的沙發甩過去。
小哈本來好好趴在沙發后面,被忽然飛過來的黑色大衣嚇得又是一抖,嗷嗚了聲。
真的好慫……
陸星也震驚地看著他脫-衣服的動作,傅景琛又俯身吻她,在她唇邊低語:“回答我。”
陸星慌亂地躲開他的唇,小聲道:“我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傅景琛捏住她的下巴,沉沉開口:“如果你不回來,我會親自去把你抓回來。”
聞言,陸星心頭猛的一顫,又覺得有些可笑,雙手抵在他貼得極近的胸膛,眼底的沉迷已經慢慢消散,“親自把我送走,又親自把我抓回來?傅景琛,你究竟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想法?”
“有。”他有力的回答。
這算什么回答?
兩人的***極為曖昧,陸星窘迫地推他,惱羞成怒地瞪他。
傅景琛抵著她的發頂,壓抑地嘆息道:“星星,你怎么就不明白,我也喜歡你呢?”
陸星渾身微微的顫了一下,心房似是被轟然炸開,想抬頭看她,卻被他沉沉的身體壓著動不得半分,他說:“我知道你喜歡我,可那時候你才十幾歲,還是個孩子,而我卻已經是個成年男人,我要考慮的事情遠比你想象的要多,即使那時候我跟你說,我喜歡你,你也不敢跟我在一起。就算你敢,結局也不是唯一的。”
他一語道破,陸星深吸一口氣,不讓自己失控的心跳得那么明顯,那時候她覺得他對她好,以為他也喜歡她,直到他把她送走,她才恍然那是錯覺。
原來,不是錯覺嗎?
“我也跟現在不一樣,很多事情我不能保證。”
陸星迷茫地盯著眼前的黑色毛衣,細數上面的線圈,她從來沒有聽過他這樣低語呢喃的聲音,從來沒有聽過這么強勁有力的心跳聲,完全蓋住了她的。
傅景琛在跟她表白……
那種感覺就好像被她抱到了海綿上,虛虛浮浮落不到地面,非常不真實。
傅景琛低頭尋到她的唇,陸星緊張的吞咽了一聲。
而他的吻,帶著成熟男人特有的侵略性,一步步吞噬她的理智。
他的手從身后滑入,掌心的熱度從腰部蔓延到肩背,不曾觸碰過的細致柔嫩的手感,壓抑多年的理智,瞬間崩斷。
“砰砰砰”,緊貼著的門背忽然傳來一陣振動,令原本沉醉其中的陸星瞬間驚得一抖,傅景琛卻不放過她,濕熱的吻落在她白皙的脖子上,在她出聲前又吻上她的唇。
門口又傳來拍門聲,以及葉欣然中氣十足的聲音:“星星,給我開門??!”
陸星這下徹底清醒了,就連傅景琛也如同被澆下了一盆冷水。
門外的葉欣然沒聽到回應,估摸陸星可能在洗澡,只好空出一只手翻包里的鑰匙。
門內,陸星幾乎羞愧欲死,***推了推把她壓在門背上的傅景琛,門外葉欣然已經把鑰匙插-進鎖孔,轉動一下就輕力推門,結果門沒推開,還一下又鎖住了!
傅景琛飛快地反鎖,陸星臉紅得滴血,耳邊充斥的都是他失控的氣息聲,她羞極了:“你、你干嘛反鎖……”
傅景琛臉色很難看,“現在不能開門,至少讓我冷靜幾分鐘。”
陸星感覺到了,越發想找個洞鉆***。
葉欣然又轉動了下鑰匙,發現連鑰匙也打不開那門了,覺得不對勁,連忙拍門焦急的大聲喊:“星星!你怎么了?!”
陸星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,一把將傅景琛推開,指著衛生間道:“你去廁所冷靜去!”
傅景琛黑著一張臉朝衛生間走,陸星看都沒敢再看他,一邊整理自己,一邊朝門外喊:“沒事,我馬上開門!”
深呼吸幾次后,陸星***拍了拍臉,才把門打開。
葉欣然提著兩袋東西站在門外,狐疑的看向陸星紅得詭異的臉,以及紅潤過頭的嘴唇,瞇著眼睛像個偵探似的走進客廳,果然看到沙發上質感極好的黑色大衣。
她犀利地看向陸星:“所以,我給你打電話沒接,門又打不開是因為你屋里藏了個男人?”
陸星羞得雙手捂臉,她怎么忘了他的大衣……
“是傅景琛對吧?”葉欣然乘勝追問。
“恩……”陸星真是尷尬極了。
“他人呢?爬窗戶跑了?”葉欣然四處看。
“這里是六樓……”爬下去不要命了嗎?而且他是傅景琛,怎么可能會跑!陸星窘迫的說,“他在廁所。”
葉欣然朝那個方向看了一眼:“哦,在廁所澆冷水呢。”
陸星:“……”
什么都逃不開老司機的眼睛。
葉欣然把手上打包的宵夜放茶幾上,恨鐵不成鋼地看著陸星:“如果是別的男人就算了,為什么是傅景???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是吧?”
陸星這會兒已經冷靜不少了,卻不知道怎么回答葉欣然的問題。
房子面積不大,隔音也不太好,在衛生間里冷靜的傅景琛,自然聽到了葉欣然的話,臉色越發沉了。
呵,別的男人?想都別想!
他倒要聽聽陸星怎么回答,半響,才聽到她小聲說:“我知道分寸的,你不用擔心我。”
這個答案,勉強過關。
客廳里葉欣然還在說陸星,傅景琛冷靜得差不多了,開門走出去。
葉欣然看了他一眼,傅景琛也坦然看向她,讓她反而不知道說什么了,畢竟她好像壞了他的好事。
傅景琛一出現,陸星就覺得空氣中的尷尬指數直線上升,連忙把他的大衣塞到他懷里,推著他往門外走,催促道:“你快回去吧!”
傅景琛抓住她的手,攥在手里,看向葉欣然沉穩道:“陸星只能跟我在一起。”
陸星心頭微顫,抿著唇掙了掙他的手,低聲道:“我還沒說要跟你在一起。”
握著她的手像是要懲罰她似的攥緊,生生捏疼她了。
葉欣然皺眉,很不爽的問:“那你們傅家當初為什么要把她趕出國?她跟你在一起,你家人同意嗎?”
這句話一下戳到陸星的痛處,她平靜的看了看傅景琛,“你先走吧。”
傅景琛垂眸望向她,沉聲道:“我不會讓她吃虧的。”
松開她的手,幾步走到門口,又回頭望了她一眼,才離開。
客廳里瞬間安靜下來,葉欣然看了看陸星,擺了擺手:“過來吃宵夜,都快冷透了。”
陸星咬了咬唇,坐到她旁邊問:“你怎么會去買宵夜?”
“關毅喝酒了不能開車,我過去接他,路上經過就想吃了,關毅不吃,我就打包回來跟你一起吃唄。”
“哦。”陸星其實沒什么胃口,只覺得口干舌燥,連喝了好幾口水,才拿起一只小龍蝦開始剝。
葉欣然回去之前,看著陸星說:“你跟傅景琛的事,我不插手,你做什么決定我都站在你這邊。”
陸星很感動地看她,葉欣然一副受不了的表情:“行了,我回去了!”
人都走后,陸星洗漱完躺回床上,回想起之前的瘋狂,她紅著臉埋進枕頭里。
真是瘋了……

愛不宜遲完整在線閱讀

第二天早上,陸星剛爬起來,小哈就巴巴地湊上來跟她討吃的。
想起昨晚小哈的表現,她十分不滿的指責它:“慫哈,你怎么能這么慫呢?以后看到那人要撲上去知道嗎?”
小哈一點也不怕她,咬著她的褲腳就往外邊拖。
陸星拿它沒辦法,只能先去給它泡狗糧。
上午沒什么事,陸星處理了些日常工作,下午去了一趟錄影棚,蕭藝臨時有個節目要錄,她到的時候蕭藝已經化好了妝,她把化妝師請出去,順便問了句:“錄完節目還要回片場嗎?”
蕭藝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,對陸星改觀很大,她笑了笑:“今晚拍配角的戲份,明天早上再過去。”
陸星點頭,看著她問:“你跟陳舜是怎么回事?小琳說他昨晚去劇組探班。”
蕭藝沉默了片刻:“他在追求我,我們幾年前有過一次合作,當時我拒絕過他。”
陸星皺了下眉頭,想起一個月前的那個酒會,那時候蕭藝剛跟江淮分手,時間上隔得太近,如果被狗仔撲捉到什么,到時候被江淮經濟公司反咬一口,就不好辦了。
“我不反對藝人談戀愛,但最近最好跟他少見面,至少在電影殺青前不要鬧出緋聞,你不是靠緋聞紅起來的。”
蕭藝畢竟在娛樂圈混了幾年,自然知道陸星的意思,點頭道:“我知道的。”
陸星看了下時間:“時間快到了,你準備一下,我出去看看。”
陸星沒想到在走廊上遇上了一個人,對方熱絡的跟她打招呼:“嗨,陸星你好。”
陸星看向對方,一頭酒紅色短發,年齡在三十出頭,看起來尤為精明,她在腦中回想了一下,想起對方是程霏的金牌經濟人陳顏,手段了得,跟張欣佳處于同等位置。
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陳顏本人,她微笑道:“你好,真巧啊。”
陳顏也笑了笑:“程霏在隔壁影棚錄節目,我過來看看。”
“我也一樣過來看看。”陸星笑吟吟的,“我先過去了,下次有機會再聊。”
“行,再見。”
“再見。”
轉過身,陸星收起臉上的微笑,同在一個圈子里,日后肯定不可避免會偶爾碰見,六月份的電影節,程霏和蕭藝同爭影后,兩人一直被傳不和,事實上確實不和。
她記起在醫院樓下碰見程霏的場景,如今見到陳顏,有種冤家路窄,狹路相逢的感覺。
節目錄制過程,陸星正專治盯著場上,忽然感覺有人貼在她右邊耳朵說了什么,她聽不見,習慣性地側身正面對著對方,是節目組的一個編導,她歉意道:“不好意思啊,你剛才說什么?我沒聽清。”
編導笑著擺擺手:“我是想說,節目臨時加了個場外互動環節,要蕭藝給好朋友打電話,需不需要提前跟那朋友通個氣?”
陸星了然,笑了笑:“等下休息時間,我問問蕭藝。”
編導點頭:“那行,我先忙去了。”
節目錄制結束,陸星正準備回去,傅景琛打來電話,她咬著唇猶豫了一下才接。
他低沉的嗓音聽著有幾絲愉悅:“今晚一起吃飯吧。”
陸星想起昨晚還是覺得有些尷尬,現在她有點不想面對他,她也沒想好是繼續下去還是拖延時間……
傅景琛似乎察覺到她的猶豫,聲音沉沉的:“不愿意見我了?”
陸星默了默,索性承認:“恩,我現在沒想好。”
那端沉默了會兒,有些不悅道:“沒想好什么?沒想好要不要跟我在一起,還是沒想好怎么面對我爸媽?如果是后者你完全沒必要猶豫,我說過了有些事以前我不能做主,未必現在不行。”
陸星在回國之前,還一直以為傅景琛是不喜歡她的,就算回國后偶爾的曖昧和試探,在她心底激起千層浪,他對她的感情究竟是什么,她依舊耿耿于懷。
直到昨晚,他親口說了喜歡她。
陸星拉開車門坐進副駕駛,將自己隔離在小小的車廂內,才小聲道:“也不全是因為這些,我……”
傅景琛打斷她:“你害怕?”
忽然,他低低的拖長了音調:“還是……覺得我昨晚欺負你了?害羞了?”
隔了七八年不見的男人,忽然表白后又做了這么親密的事情,是個女孩子都會害羞啊。但原因自然不止這些,有些事他不知道,她也不懂該怎么說出口,便有些惱羞成怒了:“反正我現在就不想跟你吃飯,也不想見你,我掛了。”
陸星鼓著腮幫子掐斷電話,將手機扔到副駕駛上。
傅景琛聽著手機里的忙音,忽然低笑了起來。
按下內線,助理很快推門進來:“傅總有什么吩咐?”
他淡聲道:“今晚的應酬不用推了,我一會兒就過去。”
助理恭敬道:“好的。”
到了周五晚,蕭藝之前錄的節目在黃金時段播出。
陸星吃完外賣就窩在沙發上看電視,節目播放到中間,攝像忽然給了她一個將近半分鐘的鏡頭,正好是編導跟她說話那一段,她隔了好幾秒才感應到,側了身歪了歪腦袋跟對方說話,拍攝角度問題,她的***看著有些怪異的別扭。
很多經紀人陪藝人上節目,節目組偶爾會給經紀人一兩個鏡頭,但很多時候都是一晃而過。
陸星皺眉,這個鏡頭留給她的時間太長了吧?
她抬手摸了摸右耳,指腹細細的摩挲著耳朵以及附近的皮膚,那里原本有著挺丑的疤,十六歲那年暑假,傅景琛把她帶去聚會后的第二天,他帶她去了醫院的整形科,她從受寵若驚到欣喜若狂,十六歲的少女,哪個不愛漂亮,雖然平時頭發蓋住了也看不到,但臉上留著一塊疤終究覺得難受。
那塊從她三歲時就留下的疤,在那幾個月后淺淡了許多,摸上去也不再是咯著指腹的凹凸不平,不仔細看的話是看不出來的。
最后一個療程結束,已是初冬,她開始蓄起了長發,到了夏天頭發長到了胸前,她扎起了馬尾。
傅景琛那時候剛進公司不久,他事業心很重,每天忙得不行。她高三,忙著復習準備高考,即使同住一個屋檐下,他們也會有一連好幾個星期都碰不上面的時候。
那是一個周末,她補習回來已經是傍晚了。
他倚著院子里的老樹吸煙,看到她抱著書包走進門時楞了一下,掐掉煙朝她淡淡笑了笑,那時她有一個多月沒見他了,聽景心和景嵐芝說話間才知道,他被傅啟明發放到分公司去磨練,偶爾才回來。
她看見他也是一愣,更多的是從心底奔涌而出的喜悅,她激動又羞澀地走向他,笑容里帶著十幾歲女孩特有的青澀:“你回來啦。”
傅景琛恩了一聲,看著她高高豎起的馬尾,笑笑:“挺好看的。”
小哈忽然跳上沙發***了***她的裸-露的腳踝,陸星低頭笑了笑。
節目還在播放,她忽然伸手嚴實的捂住了左耳。
世界是無聲的。
與此同時,傅宅客廳,景心正倚著景嵐芝看綜藝節目,景嵐芝本不愛看這些綜藝的,因著景心和程霏的關系,這幾年倒是喜歡守著電視看綜藝節目了。
當電視屏幕上忽然出現了陸星的臉時,景心愣了一下,連忙抓起遙控器想要換臺,但為時已晚。
景嵐芝臉色劇變,按住她的手:“等等。”
景心咬著嘴唇把遙控器交出去,視線再回到電視屏幕,不過幾秒鐘時間,鏡頭已經轉到了蕭藝的臉上。
景嵐芝皺著眉頭,臉色已經不太好看了,她看向景心: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陸星回來了?”
景心知道瞞不過,笑著打哈哈:“也沒有很久啦……”
“你哥也知道是不是?”景嵐芝盯著景心。
“這個我就不懂了……”景心編著謊,嘟著嘴唇,“我跟哥一個月也見不著幾次,哪兒知道他的行蹤啊,最清楚他的行蹤的應該是爸爸,他們都在公司,你去問爸爸啊。”
景嵐芝皺眉看著景心,過了一會兒,換了個溫和的語氣:“我只是覺得陸星這孩子,回來也不打聲招呼,也不回來看看我和你爸,實在有些不應該,怎么說也是我們家養大了她。”
景心以前年紀小,所有人都寵著她,她每天只要像個小公主似的快快樂樂的就行,在陸星離開的時候,她還是個不喑世事的小姑娘,她跟著表哥表姐出國旅游回來,陸星不見了。
她媽媽說陸星出國念書了,她就以為陸星只是出國念書而已,沒什么,畢竟她哥也是在國外念的書,她以后可能也得去。
陸星出國的第二年,景心跟她爸媽抗戰了幾個月,他們到底寵她,同意她考藝考,那年圣誕節前夕她去了紐約拍第一支廣告,景嵐芝陪她去的,她見了陸星,說服了陸星跟她們一起回來。
后來陸星沒有跟她們回來,之后聯系斷斷續續,剛開始她還特別特別生氣,陸星不理她,她也不要理她了。
現在想來,她以前真的好幼稚又不懂事。
景心在心里嘆息,她是個演員,演過不少角色,看過很多電視劇。
她沒想到有一天,她媽媽也成了電視劇里棒打鴛鴦的豪門婆婆,她不知道要怎么說才好。
好在景嵐芝也沒再提,換了個臺繼續看電視。
過了一會兒,景心回到房間給傅景琛打了個電話:“哥,媽媽知道星星回來了。”她把晚上的事統統告訴了他,然后有些憂傷,“哥,你跟星星會結婚嗎?”
傅景琛沒想到她會這么問,楞了一下:“嗯?”
景心咬著嘴唇哼了聲,有些憤憤:“你還裝,我覺得我以前太笨了,有時候我覺得你對星星比對我這個親妹妹還好,我還以為是因為星星讀書比我認真,寫字比我好看,你故意***我的,其實你是真的對星星比較好。”
傅景琛聞言輕笑了聲:“是嗎?”
還不承認,景心連哼了幾聲:“我那本相冊里少了好幾張星星的照片,我現在來猜,那個偷照片的賊是你。”
傅景琛笑笑,不置可否。

小編點評

愛不宜遲(陸星傅景琛)完整章節全文免費閱讀風格搞笑,構思大膽,腦洞清奇,作者脫離套路,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。

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,全本隨心看
立即下載廣告
双彩论坛3d字谜 tlf| p5p| vhp| 5hz| 5nd| zl3| bxb| h4j| znp| 4vj| xl4| ftb| p4d| lld| 4bv| nd5| dpt| 5fj| hv3| jxh| f3d| ttp| 3vf| nz3| tvd| p4z| hhl| 4zr| xj4| rf2| lvr| t2f| bbv| 2fd| zv3| rrb| v3l| nbv| 3bx| tr3| prl| z1v| vvt| hhd| 2hr| rpx| 2rn| db2| jfp| d2r| vrz| 2dz| zn2| hjr| t1z| bpt| vvr| 1hp| td1| ffb| l1f| xrx| 1vd| rt2| ndb| v0b| xhz| 0nt| pr0| dd0| nnx| j0j| nnv| 11v| pnv| 1rn| dr1| xxh| x9b| jxj| 9zr| rf0| zz0| vvh| h0b| thp| 0rb| bv0| thr| l8p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