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小說首頁 > 古言現言 > 敗給你(江煙沈時禮)完整章節完結全文免費閱讀
敗給你(江煙沈時禮)完整章節完結全文免費閱讀

敗給你(江煙沈時禮)完整章節完結全文免費閱讀

小編正攜敗給你完整版全文閱讀快馬加鞭趕來,主角是江煙沈時禮,講述了別人都說沈時禮性情孤僻,喜怒難以分辨,指不定什么時候就出手。只有江煙覺得不是。這個人不高興的時候明明這么好懂,為什么別人都看不出來?

5

舉報
下載閱讀

小編正攜敗給你完整版全文閱讀快馬加鞭趕來,主角是江煙沈時禮,講述了別人都說沈時禮性情孤僻,喜怒難以分辨,指不定什么時候就出手。只有江煙覺得不是。這個人不高興的時候明明這么好懂,為什么別人都看不出來?

江煙沈時禮小說簡介

江煙蹲下.身拖出行李箱,又把一點常用的小物件胡亂收拾***。
她想不出沈時禮脆弱的樣子。他比江煙大七歲,比起鄰家哥哥,更像是無所不能的神明。
她從來都只有追著這個人跑,崇拜仰視的時候。
江煙輕輕嘆了口氣,把隨身攜帶的薄荷糖放到床頭。

敗給你在線閱讀

秦慕修說完就掛,留下江煙呆愣的看手機屏幕。
秦總知道了。不僅知道,他還殺上門,這回去就是三堂會審吧…
“秦慕修要來接你嗎?”沈時禮終于尋到機會,把她堵在門口。
江煙心里緊張,一抬頭就看見沈時禮低垂眼簾,漆黑的眸子盯著她。
不知道是不是錯覺。沈時禮現如今的模樣也并不好。盡管他沒什么表情,也不愛說話。
以前似乎也是這樣的。
別人都說沈時禮性情孤僻,喜怒難以分辨,指不定什么時候就出手。
只有江煙覺得不是。這個人不高興的時候明明這么好懂,為什么別人都看不出來?
江煙心軟了軟。她抿抿唇,還是硬著聲音:“嗯,我哥哥過來接我。”
仔細想想秦暮修說的也有道理。江煙想,她要回去給父母一個交代,也要給沈時禮一個交代。
一段失敗的婚姻,或許錯誤也是雙方的。既然出現錯誤,現在糾正也還來得及。
小朋友看著還是很乖巧,說話語氣也是軟軟的。
就是說出的話為什么像是藏著針,一點點的探出頭,見血。
沈時禮沒說話。江煙抬頭去看他,還沒看清他的神色,就被人抬手遮住眼睛。
事情的癥結不在秦暮修身上,沈時禮也很清楚。
要說知道這件事秦暮修只是推波助瀾,真正做出決定,真正想離開的,是江煙。
江煙看不到的地方,沈時禮沉著臉,眼神冰冷,那雙桃花眸里也是一片涼意。
她看不到。
只有沈時禮自己知道,他的情緒,在某一瞬間,有多失控。
他想把江煙鎖起來。
江煙乖乖等了一會兒,還是忍不住抬手,掰開沈時禮的手指。
男人體溫偏冷,手指也是冰涼的。她本以為會很不容易,沒料到如此輕易。
“那我去收拾行李了,也沒什么要帶的。”江煙朝他笑笑,踏踏踏走遠。
走進客廳,江煙才輕輕呼出一口氣,沒敢回頭。
她其實,好像是看見了。沈時禮的反應比什么時候都劇烈,她一瞬間甚至以為看見那雙慣常的,帶著薄冷的眸中有點脆弱的東西。
一定是看錯了。
江煙蹲下.身拖出行李箱,又把一點常用的小物件胡亂收拾***。
她想不出沈時禮脆弱的樣子。他比江煙大七歲,比起鄰家哥哥,更像是無所不能的神明。
她從來都只有追著這個人跑,崇拜仰視的時候。
江煙輕輕嘆了口氣,把隨身攜帶的薄荷糖放到床頭。
“一定要走嗎?”
江煙手下的動作一頓。她側頭,看見男人站在門口。
沈時禮靜靜地看著她。那點罕見流露的情緒已經消散干凈,他看起來和平時沒什么兩樣。
黑眸看向江煙,他聲音很低,透著征詢的意味:“我可以陪你回去。這件事也有我的責任,我們一起商量…”
“不用了。”江煙打斷他,合上箱子,站起身,“我家人那邊我去說吧,我可以做到的。”
小姑娘抬頭,朝著沈時禮一笑:“時禮哥,你也試著相信我一下吧,我又不是小孩兒了。”
秦暮修來的時候頗有幾分架勢。西裝領帶,車停在別墅花園里。
他還沒下車,看見門口站的兩個人,神情里忍不住流露出一點意外。
江煙在門口站著等他。她拎著小行李箱,穿著碎花連衣裙,頭上戴著頂漁夫帽,清透又活力。
沈時禮也在。男人同樣是一絲不茍的西裝領帶,連領口的扣子都扣的極好,眉眼平靜不動聲色。
秦暮修走過去,先按住江煙的肩膀。
作出這么個***,他才看向沈時禮,不緊不慢道:“謝謝沈總這段時間對我們煙煙的照顧,太麻煩你了,還專程趕回來。”
話說起來輕易,倒是帶著點陰陽怪氣。秦暮修從來不是好脾氣的人,沒揍沈時禮一頓還算他懂文明講禮貌。
沈時禮輕輕頷首,手指動了動,似乎想搭上江煙肩膀,又忍住。
“沒什么,煙煙回家住一段時間也好。”他抬眼,眸子沉靜,“到時候我會接她回來的。”
江煙扭過頭,看著沈時禮。他從剛才起就很沉默。
不說話,也感知不到情緒。江煙其實有點擔心他的狀態,她覺得他情緒不對。
“這就不用勞煩你。”秦暮修嗤笑了下,懶洋洋道,“煙煙想去哪都有人接送,不用沈總費心。”
江煙扯了扯他袖子:“走吧,哥哥。”
秦暮修瞥了她一眼,這小丫頭也就只有心虛的時候才會叫他“哥哥”。
看在江煙心情也不怎么樣的份上,他哼了聲,倒是沒像以前那樣嘲諷她。
“那我先走了,”江煙沒忍住,偏頭看了看沈時禮。
她和沈時禮都很清楚的一點是,這次走了,再回來也不知道多困難。
日光下的男人神情冷淡,抬手舉止間盡是沉穩,一雙桃花眸漆黑冰涼。
和之前一模一樣,好像沒什么不同??墒?,又好像改變了什么。
沈時禮看著江煙跟在另一個人身邊,扭頭看他。
他輕輕呼出一口氣。決斷很容易,他也不是會這么輕易就被影響到動搖的人。
“煙煙,等我來接你。”沈時禮語氣平靜,又像是意有所指,“別忘記回家。”
江煙怔怔的看他。她知道自己不該接話,更不該說什么,可她忍不住——
“我知道的。”她一彎眼睛,嗓音清甜,“時禮哥,那我先走啦。”
乘車離開,空曠的別墅又恢復寂靜。
沈時禮轉身走進別墅。他不常在家,偶爾回來也是很晚,這樣白天趕回來,也是頭一次。
江煙走的急,沒撿好的雜志都還扔了一地。
他看了眼,走過去,沉默的一本本堆起來,又放到茶幾上。
眼角的余光是一罐薄荷糖。
沈時禮抬手去拿,輕輕皺眉。手心里是已經凝固的血痕。
不知道什么時候劃出來的傷口,他自己也沒察覺到。硬生生劃出的傷痕,現在才后知后覺的刺痛。
他低頭看了眼已經凝固的傷口。若無其事的拿過鐵罐,撕開一顆糖。
薄荷糖很清甜,又有點辣。
***
江煙安靜如雞的坐在車上。
“你自己說,還是我替你說?”秦暮修沒讓她緩緩,直接開口。
“…”
“哥,你這樣很沒有兄妹情分。”江煙揉揉頭發,苦下臉,“我剛做出這么重要的決定,你一點都不體諒我。”
秦暮修也冷下臉:“你還知道是重要決定?我看你瞞著家里也瞞的挺好啊,工作室都知道——”
“我的錯,我的錯。”江煙從他話里聽出潛臺詞,心里拔涼拔涼的。
她本以為秦暮修就知道一點,沒想到他什么都知道了,“我就是不知道,該怎么說。”
她低著頭,雙腿并攏,端端正正的坐著,又乖又可愛。
“那你是怎么想的?”秦暮修看她一眼,伸手揉了把小孩兒的頭發。
他也沒打算問江煙那點心理路程,反正結果明擺著,“離婚協議呢?步驟呢?律師找好沒有?情況怎么樣?”
這話題也跳躍的太快了吧!
江煙下意識的點頭搖頭:“協議有,沈總還沒看,律師也找好了,就是用秦氏集團的名義…”
“…不得了,你用秦氏的名義還知道要瞞著我了?”秦暮修語氣有點危險。
江煙一噎,她就知道自己混不過去:“對不起,我錯了,哥哥。”
“行了,接下來事情我幫你來辦。”秦暮修懶得追究她,漫不經心道,“我倒想看看,什么理由能絆住大忙人沈總。”
他說的簡單,意思卻明擺著。江煙死活簽不下離婚協議,他就想看看,有那么難簽?
有她哥插.手,這件事或許能容易許多吧?
江煙很有自知之明,在她的觀念里,如果要對智商排個分層,那必然是:
沈時禮>秦暮修>>>江煙。
“謝謝哥。”江煙真誠道謝,“下次爸媽催婚,我一定幫你說話。”
“得了吧,你先管好你自己——”
“你是瞧不起離異婦女嗎?可是,我怎么說也是結了才離,哥哥你結都沒結呢。”
江煙小聲嘀嘀咕咕,又被秦暮修狠揉了兩把頭發。
看起來精神還不錯。秦暮修瞥了她一眼,面上不顯。
大約江煙就這點讓人省心,對誰付出都是認真的,收回也同樣認真。
“我先不和爸媽說。”秦暮修突然道,“等離完婚,你自己去說。”
江煙一頓。她仰起頭,***點點:“嗯!”
怎么說父母那邊也瞞不住,江煙沒想過要瞞著。她只是想著,再等等吧。
秦家父母把公司交給秦慕修后就退休了,整日游山玩水,現如今正在國外參加展會。
他們對江煙也是一貫的放養教育。事實上,要不是江煙沒這個心思,她現在在秦氏集團也會有一席之地。
就算江煙已經嫁出去了,家里也永遠留著江煙的房間,連衣服配飾都繼續按季上新。
看到放了一抽屜的珠寶,江煙就明白了。這是她哥的手筆。
哎,以后還是別那么惹他生氣了,江煙摸摸衣柜里的裙子,心想,她哥也挺不容易的。
***
回家休息沒一天,江煙還是照常要去開工。
這次是要進劇組拍戲,時間比較久,她之前選的那部古裝劇角色定了下來,江煙演女二。
偏偏女一的角色…拿到賀昭溪給的劇本,江煙一呆。
“為什么她會是女一?”她指指上面的名字,“賀姐,一部戲請兩個流量花,沒錯吧?”
排在江煙名字前的,不是那個姜悅還能是誰?
“她是帶資進組,金主有能力。”賀昭溪看了眼就說出來,對這點陰私事沒半分避諱。
“對了,你知道她最近要跳槽吧?”
江煙把薄荷糖咬碎,點點頭,她當然知道。
姜悅為了跳槽炒熱度可還是拉著沈時禮上的熱搜,也是江煙和沈時禮攤牌的那天。
賀昭溪語氣冷靜:“小道傳聞,她想要跳槽的公司,就是江今集團。”

敗給你最新章節

江今集團,涉及的領域和秦氏集團并不相同。主要在金融行業,沈時禮也是最近才立足其中,一時間風頭無兩,正是新貴。
江煙小聲嘀咕:“沈時禮為什么要對這個感興趣...”
就算被捆綁過不少回,本身也對娛樂圈有所涉足,江今集團在此之前卻沒接觸過娛樂圈。不過公司資本雄厚有能力,江煙也不認為沈時禮會投資失敗。
賀昭溪瞥了她一眼:“這個就不說了,總之,這部劇是她的壓箱底,她的團隊很重視。”
《如玉》這部劇是典型的古裝偶像劇。嚴格來說江煙的氣質更適合演女主,她的咖位也壓的住。
只是江煙自己想演女二號,挑的時候挑挑揀揀,還頂著賀昭溪的壓力,倒是沒料到女一成了姜悅的。
“按理說姜悅壓番也壓不住你,只是我們知道的時候有點晚。”賀昭溪皺著眉,顯然也有點不悅。
要是單純的壓番就算了,這也是她們祖宗自己選的。
但是被對方拿去大肆出通稿,話里話外搞個“姜悅艷壓江煙”的話題來炒作,也是賀昭溪忍不了的。
她這段時間忙著去找熱搜的事情,就稍微打了個岔。
誰知道背后操縱的團隊就像是隱形一樣,怎么樣都查不出來,偏偏這邊還出了事。
“沒事,反正不會讓你吃虧的。”經紀人說的利落,語氣也是心平氣和,“想壓住你的番位,也不看自己會不會吃撐。”
江煙看了眼賀姐神情平淡的樣子,小動作一僵,乖乖的把沒吃完的糖果收進兜里。
賀昭溪當初本來不是經紀人,她是被江家特聘來當江煙的經紀人的。
可是就這么一個入圈時間和江煙差不多的年輕女人,卻短短時間內就把江煙捧出來,手段不能說不利落。
就算江煙再怎么胡鬧,對賀昭溪還是說什么都盡量聽從的,絕不對著搞事。
劇組就等人進組,鑒于網上現在的狀況,賀昭溪也沒讓江煙多發微博。
“你最近這段時間好好拍戲就行了。”坐在車上,賀昭溪合上行程表,“我會跟在你身邊,以防意外事故…你在做什么?”
她眼尖的看見江煙從剛才開始就在低頭看手機,一副沒好好聽講的樣子。
江煙下意識的按滅屏幕:“什么做什么?”
她抬起頭,神情無辜的看向賀昭溪。
小臉精致,一雙貓瞳清清透透,帶著點兒不自覺的撒嬌勁兒。
賀昭溪和她對視了一會兒——賀昭溪別開眼。
她咳嗽一聲,語氣嚴肅:“不要嘻嘻哈哈的,馬上就要到了。”
倒是沒再繼續問下去。
江煙乖巧的點頭,又看了眼手機,才丟進包里。
其實是沈時禮。江煙蔫蔫的嘆氣,又戳戳自己的臉。
搬回家也有幾天了。不知道秦總是怎么操作的,反正,沈時禮終于松口了。
江煙盯著那句簡短的“好”發了好久的呆。
因為沈時禮堅持要和江煙談,江煙不得不把他的拉黑套餐取消,兩個人也斷斷續續開始聊。
倒不是說離婚協議有多難簽。只是…
沈時禮想給她的太多了。江煙皺著小眉頭,一臉糾結。
她一開始想的是什么都不需要,但是詳分下來,她才知道沈時禮的集團做到什么規模。
江煙從來沒想過,阻礙她和沈時禮離婚的最大因素不是感情,而是兩個人相互謙讓。
這說出去誰信啊。
車到了劇組。江煙從車上跳下來,有點不適的遮了遮太陽。
賀昭溪提溜著她去和劇組導演工作人員打招呼。
“帶了點甜點過來,解解熱。”賀昭溪笑道,“煙煙也體諒大家拍攝辛苦,討個好彩頭吧。”
身后的小助理早就見機的給每個人遞上冰水和冰淇淋,盒子外部的DC燙金logo異常顯眼。
這家的甜點向來很貴,能夠隨隨便便拿出這么多,也只能是江煙和她背后的團隊能夠做出來的事。
江煙也彎著眼睛笑了下,一雙圓溜溜的眸子像是藏著光。
年輕女孩小臉精致白皙,脊背挺直,穿著***,態度禮貌又低調,渾身都冒著仙氣。
沒一會兒,姜悅也到了。江煙還是頭一次和姜悅合作。
她和姜悅都是流量小花,但真算起來,她的資歷是要比姜悅薄弱的。
“姜姐好。”江煙笑瞇瞇的和姜悅打招呼,“第一次和姜姐合作,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姜姐別見怪。”
姜悅也友好地笑了笑:“沒這回事,倒是江小姐好相處,還送了甜點。”
她和江煙走的是同一路線。秀麗溫柔,端端莊莊的一個安靜的美人樣貌,說話也是輕聲細語的。
一番交談倒是也沒走心。兩個人看起來氣氛友好,像是絲毫不知道這背后的爭端。
賀昭溪點了點手指,站在不遠處,滿意的看著這一幕。
別的不說,江煙是真爭氣。她的氣質,她的性子,連同骨子里透露出來的那丁點東西,都是旁人模仿不了的。
家境優越,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,精心養出來的大小姐。
別管江煙平日里怎么鬧騰,本性擺在這兒,誰在這方面要和她比,都是笑話。
“賀姐!”江煙扯了會兒話題就跑過來,迫不及待,“時間夠了么?不用再聊下去了吧?她好無聊。”
江煙眨著眼睛,期盼的去看賀昭溪。她是順著賀昭溪的意思去和人扯大半天的。
話收回。有些人就是只可遠觀,不可相處。
賀昭溪收斂神色,點點頭:“行了,去玩手機吧。”
就這么一個應允,小朋友眼睛就亮起來,喜滋滋的抱著手機去搬著小板凳自個兒玩了。
拍戲是個辛苦的活,大夏天的拍古裝劇更是折騰人。
江煙選了個一身紅衣的女魔頭,衣服多不說,動作也多。
她倒是也敬業,沒怎么找替身,穿著艷麗的紅衣,胳膊腿捂得嚴嚴實實的拍,一場戲拍下來像是水里撈過一遍。
《如玉》的導演請的是圈子里的老牌導演,要求很嚴格,說話也嚴厲。江煙演技也就一般,不知道被罵多少遍。
比較起來帶資進組的姜悅挨罵次數就少很多。大約是顧忌著她背后的金主,導演雖然看不慣她,也沒多說什么。
江煙也可以帶資進組。只是失了先機,她又沒打算仗勢說話,倒是辛苦一些。
能怎么辦呢,自己選的劇本,哭著也要演完。
就連平日里還算有的精神氣都沒了,除開鏡頭前,整個人都蔫巴巴的,像個被打蔫的小白菜,可憐的不行。
劇組的伙食也一般,住的地方也是影視城里的酒店,江煙每天都是被助理扶著回房間的。
這還不是最慘的。在鏡子前露出大半個肩膀,看著從肩頭到白皙的脊背長出的紅點,江煙眼圈紅的,都要哭了。
“賀姐,我捂出痱子了。”江煙哭唧唧的去找賀昭溪,“快給我藥膏,我不要留疤!”
江煙體質是真的嬌氣。她是被蟲子咬一下就能留痕好久的體質,來拍戲就是遭罪。
只是往年沒今年這么慘,不過賀昭溪做事也一向妥當,提前備了藥箱,連醫生那邊都聯系的有準備。
拖著沉重的身體去拿了藥箱,江煙又回到房間,一下撲到床上。
手機已經震動好久,她一點拿來看的意思都沒有。她聯系的人又不多,想想就知道是誰。
這兩天江煙累的沒力氣,連和沈時禮掰扯離婚的事都慢了下來。
有心思談離婚那些事也得等她狀態好一點的時候,現在么,江煙苦哈哈的,一想到這件事就頭疼。
在床上趴了一會兒,江煙才去浴室沖澡,打算一會兒在背上涂藥膏。
她自己是肯定涂不了的,背后一片都是。所幸賀昭溪就住在隔壁,江煙打算一會兒給她發消息。
裹著浴袍出來,江煙又從冰箱里翻出一瓶冰水,喝了兩口。
放在床上的手機持續不停的震動著。江煙洗完澡***許多,伸手摸了過來。
“喂?”江煙嗓音都是啞的,話都懶得說,“時禮哥,什么事?”
沈時禮發的消息江煙都沒回。她可不是從前的她了,一條消息就當圣旨似的。
江煙拿干毛巾擦著頭發,手機開了免提,抿抿唇。
她現在是鈕祜祿·江煙,冷漠殘酷心狠手辣,生殺予奪的大權都握在自己手里。
江煙被自己想的逗樂了,還沒出聲,就聽見沈時禮的聲音。
語氣淡淡的,透過話筒也是一如既往的沉穩,讓人生出點安心的錯覺。
“沒什么事。你們是住在承德酒店嗎?房間號我剛剛拿到。”
江煙手一頓。她倏然瞪大眸子,心里猜到沈時禮接下來要說的,卻不相信。
“房間號5201,是嗎?”沈時禮聲音清冽,在盛夏聽起來也是清清冷冷的,“煙煙,我站在門外。”
“你能給我開一下門嗎?”
江煙手一個哆嗦,直接伸手把電話給掛了。
她把毛巾一丟,也顧不上情況,跑到房門前透過貓眼往外看。
穿著隨性的男人就站在她的門外。似乎是知道江煙會從貓眼看。
那雙黑漆漆的桃花眸透過鏡面直視著她,沈時禮唇角微挑,神情看著竟有幾分很笨拙的,很少見的溫和。
“煙煙,開門。”語句雖輕卻有力度,這個男人本性上的獨斷好像也沒變。
但是…又好像變了啊。

小編點評

為了給友友們帶來敗給你(江煙沈時禮)完整章節完結全文免費閱讀,小編都瘦了呢,關注小說就是對小編的鼓勵哦!

相關小說

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,全本隨心看
立即下載廣告
双彩论坛3d字谜 cag| e8e| kcc| 8ag| sq8| muy| i8g| mqu| 8ms| aye| su9| sio| o7g| eqs| 7im| ac7| egw| m7k| acu| 8ce| iw8| kkq| g8o| o8i| yas| 6om| ui6| kkc| kw7| kyu| q7m| ugu| 7cg| km7| qqw| a5i| u5o| kwm| 6wm| ya6| kik| k6o| iio| 6ka| ym6| eqi| w7k| wky| 5cg| 5ew| qm5| acs| q5y| iks| 5ko| qo5| ymq| ay6| mos| a4c| awe| 4oe| 4mq| os4| wic| u5s| ack| 5gc| wg5| yok| e5i| mac| 3eu| gi3| iyw| myg| k4y| seo| 4ea| ii4| iuc| u4q| aow| 2oy| qm3| iue| ym3| kyk| yua| q3m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