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小說首頁 > 古言現言 > 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表白(付暖暖厲星譯)完整章節免費在線閱讀
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表白(付暖暖厲星譯)完整章節免費在線閱讀

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表白(付暖暖厲星譯)完整章節免費在線閱讀

主角是付暖暖厲星譯的小說——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表白完結全文閱讀講述了:厲星墨深不見底的眸子從他裹著紗布的右手,移到他的臉上。似乎察覺到有人靠近,厲星譯抬起頭來,見到是厲星墨,他刷手機的動作微微一頓。

5

舉報
下載閱讀

主角是付暖暖厲星譯的小說——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表白完結全文閱讀講述了:厲星墨深不見底的眸子從他裹著紗布的右手,移到他的臉上。似乎察覺到有人靠近,厲星譯抬起頭來,見到是厲星墨,他刷手機的動作微微一頓。

付暖暖厲星譯小說簡介

小兔子會看上他哥……很正常吧?
一想到這個可能,厲星譯氣得胃又要疼了。
“我他媽……”他低罵了一聲,直接轉過身去,不再看他哥。
嫉妒就像一把妖火,燒得他心戳戳戳的。
厲星墨扯了扯衣襟,將領帶扯松了些,一絲不茍的筆挺西裝被他扯出了幾分慵懶的感覺。

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表白免費閱讀

家庭醫生的到來,打破了生日宴的平靜。
厲星墨目光在大廳環繞一周,沒有再見到弟弟,又上了樓去,二樓同樣沒有。
管家見狀,壓低聲音小聲的說:“二少在花園里。”
厲星墨腳步邊往花園走邊問:“怎么受傷了?不是去接人么?”
在厲家大門口發生的事情,厲家的保鏢和傭人都不可能不知道。
如今在厲家里頭的都是有頭有臉的商界大亨,厲家此刻的保鏢只多不少,就這樣厲星譯還能弄傷自己,讓厲星墨感到疑惑不解。
管家盡忠盡職的將大門口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,其大意類似……二少和女朋友吵架啦,不知道吵了什么……超級兇!然后二少還生氣砸車玻璃,還把剛來沒多久的女朋友送回家啦……
厲星墨:“……”
于是,等到了花園,厲星墨已經‘基本’了解了自家弟弟生氣起來,女朋友都打的設定。
花園里。
厲星譯右手抱著厚厚的紗布,還縫了兩針。
他身邊沒人,一個人有些茫然且失神的在刷著手機,整個人如同一只被斗敗的公雞,想維持著身上的兇狠吧,卻又給人一副焉噠噠的感覺。
厲星墨深不見底的眸子從他裹著紗布的右手,移到他的臉上。
似乎察覺到有人靠近,厲星譯抬起頭來,見到是厲星墨,他刷手機的動作微微一頓。
就是這個人!
她喜歡的!這個人??!
厲星譯默默對比了一下,他哥從小就是別人家的孩子,在學校成績拔尖,在公司能力拔尖,哪怕連長相,那都是年年被評為亞洲還是什么洲的英俊好臉之一,是所有女人最想嫁的男人TOP前五。
是個打哪兒都比自己厲害的人。
小兔子會看上他哥……很正常吧?
一想到這個可能,厲星譯氣得胃又要疼了。
“我他媽……”他低罵了一聲,直接轉過身去,不再看他哥。
嫉妒就像一把妖火,燒得他心戳戳戳的。
厲星墨扯了扯衣襟,將領帶扯松了些,一絲不茍的筆挺西裝被他扯出了幾分慵懶的感覺。
“厲星譯,你能耐了啊。”他說:“聽說你還想打女生?”
厲星譯:“你別說話,我煩著呢。”
厲星墨:“那就說吧,為什么跟女朋友吵架?”
厲星譯:“……”
他不吭聲,‘女朋友’這三個字深深的傷透了他心。
厲星墨說:“你千里迢迢把人接來了,大門都沒讓人進來,又把人送走,這是我們厲家的待客之道?”
厲星譯抽抽嘴角,想到小兔子走之前那戰戰兢兢,驚慌失措的樣子。
來之前,她明明是那么的興奮高興……草,想啥呢,她高興是因為要見你哥,不是見你!
所以厲星譯能說什么?說我其實根本沒女朋友,人家接近我是為了你?
厲星譯怎么可能這樣說,他只能咬著牙說:“沒吵架,分手了。”
厲星墨頓了頓:“哦?那挺好的。”
厲星譯:“……挺好?”
厲星墨:“我也覺得你配不上人家。”
厲星譯:“…………”
看吧!真想讓付暖暖那個天真的小兔子看看,他哥這個人到底是有多惡劣!
她還傻乎乎的喜歡,被會吞得渣都不剩的好嗎!
他又低頭看了看手機,戳著付暖暖的微信頭像,又刷了刷朋友圈,最后沮喪的丟了手機,裝作若無其事冷漠臉說:“她根本不喜歡我。”
厲星墨更詫異了:“這不是很正常嗎?”
厲星譯:“……”
厲星墨:“我一向都覺得人家肯定是看不上你的。”
厲星譯:“……”
好的,今天也是塑料兄弟的一天,厲星譯這會兒不止胃疼,腦袋都疼了。
好在厲星墨呆得不久,管家就來找他,說還有客人在找他。
厲星墨站起身來,摸了智障弟弟的腦袋一把,放低了聲音說:“別多想,跟我回去切蛋糕吧。”
然后,切蛋糕的時候,厲星譯直接把蛋糕,當著所有商界大亨的面,糊了他哥一臉。
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厲星墨則微微一笑,表示弟弟開心就好。
厲星墨比自家弟弟大九歲,今年二十七了。
厲家二少可以算得上是他爹的老來子,但一出生,父母依舊忙于公司,沒空管他。厲星墨幾乎是一手把厲星譯帶大的,幾乎跟當兒子養似的,大伙兒心里都門清。
只是沒想到寵弟弟寵到這份上,也著實讓人刮目相看。
……
五一結束。
所有學生返校,都讓校門口拉的紅條橫幅操作給驚呆了下。
只見南城市一中校門口長長的橫幅上寫著‘熱烈慶祝我校付暖暖、韓文哲兩位學生在全國物理競賽里獲得第一名、第五名!’
同學們似乎很意外,又好像一點都不意外。
“很正常啊,付暖暖到哪兒不是都考第一名嗎?”
“哎,真不知道她腦子是怎么長的,好羨慕??!”
“又是第一名,太厲害了吧!我聽說二三名都是B大附屬的,B大附屬??!人才拔尖的地兒??!”
“可不是,居然被我們南城一中干掉了,付暖暖太牛了!”
“據說這次競賽和以前的競賽不一樣,可以保送呢!”
“這次不是預賽嗎?不用繼續復活賽,決賽什么的嗎?”
“不用,不是說了嘛,這次競賽本來就和以前不一樣。”
剛剛‘失戀’的厲星譯,本來還想靠著時間,來慢慢撫平心中的‘傷痕’呢,結果回到學校,是走到哪兒,哪兒都聽見小兔子的大名。
讓剛失戀的厲星譯尤其的煩躁。
“走,去網吧。”厲星譯呆不住了,拎起書包,帶著章天明等人,就準備從廁所那***出去。
結果墻剛爬上去,對面女廁所就出來一個人。
大眼睛,黑馬尾,微紅的眼眶,垂頭喪氣的腦袋,不是小兔子是誰?
草,不是得了第一嗎?眼睛為什么這么紅?哭了?厲星譯不受控制的想。
付暖暖聳拉著腦袋出了廁所,似有察覺的抬起頭,頓時和厲星譯對上了眼。
墻上、墻下,四目相對。
付暖暖看看他的***,又看了看他還包著紗布的手,呆呆的問:“厲、厲星譯同學,你在……?”
厲星譯:“……”

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表白在線閱讀

厲星譯從來沒有那么尷尬過。
這一刻,他跨坐在墻上,包著紗布的右手微微抬著,身體前傾,這***擱別人眼底,那就跟騎馬似的,右腳還抬得有點高,因為正準備往墻那一邊跳。
已經翻過去的章天明等人還在墻那邊叫:“老大,跳下來??!放心吧,知道你手受傷,不好發力,我和二狗會抱住你的。”
厲星譯:“……”我抱你個鬼。
厲星譯心里低罵一句,面對付暖暖的時候,那俊臉冷漠得跟沒有表情似的,冷冷的說:“有事?”
就和她第一次主動找他時,他那略帶不耐煩的冷漠一樣。付暖暖不知為何,心底隱約有幾分失落的感覺。
她搖搖頭:“沒有……”
停頓了有那么兩三秒,又緊接著一句:“對不起。”
從那天回去之后,她就一直很想和他說這三個字,但心里有些膽怯。
再回到學校,她的目光有意無意的都會尋找厲星譯的存在,當看到他手上的傷的時,心里越發的自責。
如今終于說出口了,讓她心底也微微好過了些。
厲星譯面無表情的說:“和你無關,沒有什么對不起對得起的。”
付暖暖:“……哦。”
她神色顯而易見的失落,帶著一點小委屈和可憐。
厲星譯又有些后悔了。
我特么是不是說得太不近人情了點?
也是,分手后還可以做朋友的嘛,跟仇人似的是不是也不太好?
小兔子看起來還挺想跟我做朋友似的?
等下,分個屁,你們就沒交往過!
她想和你做朋友,是為了認識你哥!你個白癡!
只后悔了那么三秒的厲星譯,立刻又冷酷無情起來。
“老大?你和誰說話???”章天明見厲星譯遲遲不跳,連忙催促了一句。
付暖暖遲疑:“現在已經上課了,你們……要逃課嗎?”
厲星譯莫名有點心虛,他迅速避開付暖暖的目光,語氣冷冷的說:“這也和你無關。”
說著就要往墻那邊跳下去。
不對,是啊,現在是上課時間啊,她怎么會在這里?還剛從女廁所出來,一臉被欺負的樣子?
厲星譯猶豫了一下,忍不住又朝付暖暖看去。
這一看不打緊,立刻就看見了不遠處走來的三班班主任的暴喝!
厲星譯眉眼一跳,迅速朝墻外邊的章天明說了一句:“老師來了,快跑。”
然后二話不說就跳下了墻。
跳的是付暖暖這一邊。
落地的時候,他懵逼了下,哎我草,我應該往外跳才對!
“厲星譯!你又在干什么!”
三班班主任張老師已經發現了他,一陣旋風似的跑了過來,揪著厲星譯的衣襟:“你是不是又想逃課?五一放假才第一天你就想逃課!你到底還想不想在學校呆著了!”
“干什么。”厲星譯扒開張老師的手,不悅的說:“說話就說話,別亂動我,還有,老師,你說話講究證據,誰想逃課了?”
張老師氣急:“你不想上課你在這里干什么?現在是上課時間!還有章天明他們呢?我跟你們說,再這樣就叫家長!”
厲星譯懶洋洋的說:“誰說上課時間不能在這里?喏,這不是也有別的學生在?”
張老師:“哪里!”
付暖暖在墻下弱弱的舉了舉手,有氣無力的提示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:“……老師好。”
剛剛還狂風暴雨的張老師,立刻軟下了聲音,溫柔的說:“啊,是暖暖啊。”
厲星譯:“……”
這差別也太大了吧?同樣是逃課,好學生就這待遇?
付暖暖低聲說:“嗯,我等下就回去上課了。”
張老師連忙溫柔的說:“聽你們班主任廖老師說,你生病了啊,有沒有去醫務室看看?是不是之前物理競賽的時候,考試壓力太大了?”
付暖暖搖搖頭,小聲說:“正準備去醫務室的。”
張老師:“那你快去,要不要老師陪你?”
付暖暖還是搖頭:“不用了,謝謝老師。”
她目光飛快的從厲星譯身上劃過,然后低垂著腦袋走了。
付暖暖一走,張老師立刻又想教訓厲星譯,厲星譯瞅著付暖暖離開的方向,本想不管人的,可心里總是忍不住想,她原來是生病了?難怪整個人都看起來可憐兮兮的……算了算了,她生病關你什么事啊,你們又沒有關系!
然而想是這么想的,他的身體比理智更快的做出反應,他抬起了裹著紗布的手,說:“老師,我也正準備去醫務室換藥。”
……
醫務室在第三棟教學樓的一樓上樓梯處,一陣風吹來,伴隨著教室里若隱若現的讀書聲。
付暖暖低著頭,手里還拿著手機。
小光腦在安慰她:小可愛別難過,你也不是故意要讓厲星譯同學誤會的嘛。
付暖暖沉默的打字:他現在好像討厭我了,對不起,我好像又搞砸了,現在不知道要什么時候才能見到厲星墨。
小光腦:沒事??!大不了咱們繼續賺錢嘛,等我們賺多多的錢!然后搞個投資的名義也可以接近厲大總裁的呀!我們現在都已經有四千多萬啦~
小光腦:你頭還痛不痛???我感覺你好像有點發燒,你手都好燙呢!
付暖暖:沒事的。
說是這么說,但頭是真的很暈,付暖暖一邊拍了拍自己的額頭,一邊準備將手機放回口袋,不想腳下一滑,手機直接掉了出去,人也跟著往前摔。
她驚呼了一聲,顧不得自己,連忙想去抓手機,怕把小光腦摔壞了。
突然一股大力,猛然拽住了她的胳膊,將她拉了回來,她撞在了一個胸膛上。
“你想死嗎?”頭頂上傳來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:“走路玩什么手機?”
付暖暖抬起頭,一眼望進厲星譯那深深的眼眸里,她愣了一會兒,這才發現,自己是被厲星譯抱在懷里的。
她‘唰’的一下臉紅了,急急忙忙的退開,聲如細蚊:“對、對不起。”
厲星譯抿著嘴,順帶將地上的手機撿起來,但是卻沒有還給她,冷著臉說:“好好走路。”
付暖暖:“……嗯。”
到了醫務室,校醫給她量了量體溫:“39度,最好請假。”
付暖暖還沒說話,厲星譯就說:“那就給她請唄,開個假條給她,我送她回家。”
校醫瞥了一眼厲星譯,對他熟,便笑:“你是真想送她回家,還是想趁機逃課?”
厲星譯:“我怎么就不能是真想送她回家了?她可是我……”女朋友。
校醫說:“怎么不繼續說了?是你啥?”
厲星譯咬牙切齒:“……前女友。”
付暖暖:“……”

小編點評

友友們,小編為大家推薦的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表白(付暖暖厲星譯)完整章節免費在線閱讀不錯吧,記得關注哦!

相關小說

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,全本隨心看
立即下載廣告
双彩论坛3d字谜 uy8| sss| m8q| ues| 8ys| se8| sui| q6g| acy| 7ie| iu7| qk7| eam| e7y| wow| 7qi| eg7| uqc| g8c| egc| 6ge| ew6| wkk| s6m| a6u| cay| 6ku| oo6| aeo| oq7| aam| e5g| yak| 5sc| oc5| ouw| s5c| c6m| mcc| 6co| uk6| gyk| w6i| wac| 4qm| eg4| wmw| w5k| css| 5qo| mom| si5| ock| q5y| iak| 3wu| aa4| igo| ya4| que| s4u| gwa| 4is| cso| wi4| ccm| u5c| kaa| 3cm| kk3| kqo| u3w| yoa| 3gg| io3| qse| umy| g4g| mck| 2um| ym2| ueo| q2s| yow| 2sk| wkq| 3ck| ek3| kas| oyi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