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態掠奪安漾原燃免費章節完結全文閱讀

時間:2019-07-085舉報小編:user44

    《病態掠奪》這部小說在哪里可以看免費資源?小編為你帶來病態掠奪全文在線閱讀 。它是由當紅網絡作家霧下菘所編寫的,講述了安漾原燃的精彩故事。十六歲那年,安漾家里住進來一個陌生美少年,陰郁寡言,不愛說話,她想和他好好相處,他卻對她愛搭不理。直到后來,十九歲,大學,即將分別,一次意外,她撞見他,在夢里,叫她名字。

    病態掠奪章節全文閱讀

    盛夏,雷暴天,淺灰色的云雨集中在天邊,不時響起幾聲悶雷。
    白色的及地窗簾半掩著,寬敞的臥室內光線昏暗,床上少女睡得沉沉,長長翹翹的睫毛耷拉下來,隨著主人輕輕的呼吸,微動,細薄的眼瞼上,長睫投下的細碎陰影也隨之移動。
    一道閃電劃過天幕,銀光從窗簾縫隙里鉆入,室內都被映得透亮,隨之而來便是一陣隆隆的雷聲,接連不斷,伴著連綿的雨聲,敲擊在窗欞上,聲聲沉重。
    女孩睫毛微顫了一下,終于睜開了眼睛。
    窗戶緊緊闔著,卻依舊抵擋不住空氣中蕩漾著的水汽,安漾揉了揉眼角,直起身子,掀開被角,一雙小鹿眼還沒完全睜開。
    米色的睡裙下伸出一截潔白潤潔的小腿,腳踝細細,安漾打了個小小的呵欠,半瞇著眼,拿腳尖胡亂在地板上蹭了蹭,找著自己拖鞋。
    木質地板沁涼,她不由蜷了蜷腳趾,半晌,終于準確的把腳鉆進了床下的小熊拖鞋里。
    安漾起身,拿起桌上手機看了看,居然已經兩點半了。
    樓下客廳空蕩蕩,大燈還是關著的,沒有半點有人的跡象。
    安文遠上午出門,看來,一直到現在,都還沒有回來。
    安漾順手拉開窗簾,外頭天空陰沉,暴雨如注,水汽氤氳,視野內都是一片濛濛,細細的眉蹙了起來。
    安文遠今天只有早上一節課,上個科研項目剛完成沒多久,實驗室現在也閑著。
    雨天路滑,能見度又低,她想起自家老爸的車技,擔憂一下從一分變成了三分。
    正想著要不要打電話過去問問,桌上手機里一震,彈入一條短信。
    “軟軟,爸爸現在正要去鳴華機場接人,要遲點回家,下午鐘點工會過來家里打掃衛生,晚上我們一起出去吃。”看時間,是一點多,她還在睡覺時發的短信。
    安文遠一貫的風格,每一樁事都安排得明白清楚,和他平時寫實驗報告時一個風格。
    安漾放心了,“嗯,幾點鐘?爸爸要我直接過去嗎?”
    沒多久,安文遠回復,“我現在還在路上,大概六點,你在家等著,到時候我回來接你。”
    沒等安漾放下手機,又進來一個電話,是林希,吊兒郎當道,“軟軟,你在家嗎?今天晚上有空出來玩唄。”
    安漾在沙發上坐下,盤著兩條細腿,擔憂的看了眼外頭天幕,輕聲說,“這么大雨,你們出去聚餐嗎?”
    “不是,付星恒過生日呢,想叫你過來,欸……你推我干啥,不是你自己說的?”那邊好像是在ktv里,鬼哭狼嚎的歌聲,哄笑聲,人說話的聲音混成一團,林希拿了手機,推門出去,“我看了天氣預報,晚上雨差不多就停了,你要來,我們叫車過來接你。”
    安漾輕輕搖了搖頭,“對不起啊希希,家里今晚有客人,我要跟著出去吃飯,可能過不去,你替我給他說聲生日快樂。”
    林希,“你家客人?又是哪家院士博士?”
    安漾笑了,“不是。”
    “那誰?”
    安漾想了想,“……”
    她好像也不太清楚,之前安文遠和她提起過幾句,說是爺爺好友的孫子,從京城過來,因故要來她家暫住一段時間,不過到底是為什么安文遠沒有說原因,安漾也就沒有追問為什么。
    安家這幢復式小別墅,平日里基本上就住著安文遠和安漾倆人。
    除去不定時過來的鐘點工,安文遠實驗室里的碩士博士,大部分時間,房子基本上都是空蕩蕩的,兩層樓加一起,一共得有六七個房間常年空著。
    要暫住來一個人完全沒問題,安漾也就沒太在意。
    “多大歲數,啥樣???”
    安漾說,“不知道,我也沒有見過。”
    “不過應該比我大。”她凝神想了想,安文遠介紹時說的是一個哥哥。
    林希嘻嘻一笑,壓低了聲音,“那你可要小心點哈,家里忽然多住進來一個不認識的哥哥,天天對著,吃飯睡覺都在一起,我家軟軟那么好看,什么新來的哥哥啦,付星恒啦,誰看了,不想推倒。”重音咬在后面那個名字上,明顯不懷好意。
    安漾臉刷的紅了,聲音里帶了幾分羞惱和,“……希希。”
    不過她天生一把細軟的嗓音,說話和風細雨,即使是帶了惱意,也依舊重不起來,只能讓人聯想到奶貓唧唧叫著拿爪子撓人,沒有半點震懾力。
    “掛了掛了,明天學校見。”林希大笑,掛了電話。
    安漾拿手背貼了貼臉頰,長長出了一口氣。
    她這發小,什么都好……就是有時候喜歡亂開一些亂七八糟的玩笑。
    安漾嘆了口氣,空曠的客廳里,忽然發出不合時宜的一聲。
    她低頭一看,才想起自己沒吃午飯,小臉頓時垮了垮,她安撫般的揉了揉自己小肚皮,看了看鐘,又看了看不遠處的廚房,還是認命般的點開了手機里的外賣app。
    離晚飯時間沒多久了,她飯量又小,比起自己下廚,不如隨意點一碗粥墊墊肚子。
    她去了之前點過的一間粥鋪,實體店和她家只隔著幾條街,下單了一份綠豆蓮子薏米粥。
    因為近,平時大概二十分鐘左右就可以到,顯示預計送達時間三點。
    點完剛過去一刻鐘,門口就響起了門鈴聲,今天好像比平時還快。
    門鈴就響了那么一下,短促清脆的一聲“叮”,隨后,便再沒動靜。
    比起平時每次都把門鈴摁得鎮天響的外賣小哥,挺有進步的。
    “您好,馬上來了。”她怕小哥等急了,啪嗒啪嗒跑到門口,把門掩開一條縫隙。
    在視線搜索著那抹熟悉的明黃色,安漾左右看了一圈,有些茫然。
    外賣小哥今天好像沒穿制服……
    純黑t和長褲,黑色運動鞋,站姿很隨意,掩不住兩條筆直的大長腿……怎么看,好像不是平時那個和她差不多高的外賣小哥可以擁有的腿長。
    她把門縫挪大了一點,聲音帶上了幾分不確定,“……您好?”
    門外依舊沒回音,安漾眨巴眨巴眼睛,視線順勢而上。
    為什么看起來,好像和她差不多年齡。
    對上那雙黑眸,她輕輕打了個激靈。
    很漂亮的一雙桃花眼,眼尾微揚,本該是狹長勾人的眼型,眼底卻看不到任何情緒,外頭那人倚在行李箱上,斂著濃黑的長睫,淡淡看著她。
    安漾余光看到他身后,擱著一個深色行李箱。
    ……她不過點了一碗粥,配送需要用到行李箱嗎?
    少女剛醒來沒多久,一頭漆黑柔軟的發沒來得及梳理,就這樣隨意披散在肩上,發頂還***了幾撮呆毛,抬眸呆呆盯著他。
    視線相對。
    安漾,“……”
    “對不起喔,我認錯人了。”幾秒鐘后,安漾小聲說,咽了咽口水,細白的手指把門把手握地更緊了一些,不由自主的,把門縫關小,再關小。
    少女面頰一分分隱沒在門后。
    “安文遠家?”在室內光線即將消失的前一秒,門被從外面停住。
    聲線很低,冷沉沉的,和他的眼神很配,天幕劃過一道閃電,樓宇被照得透亮,映得他一雙漆黑的眸子格外干凈透澈,一望見底的冷而空。
    *
    “我馬上回來。”安文遠現在還在機場外堵著。
    今天湳市暴雨,封了好幾條路,路上一直堵車,待他急急忙忙終于趕到機場外時,原燃的航班早已經到了,他之前沒見過原燃,原家給他的唯一一張照片是好幾年前的,打他手機也依舊在關機中。
    原家和他聯系的人語氣客氣疏離,說他用不著去接,原燃知道地址可以自己過去,安文遠做事留著書香世家的重禮,原戎又曾經對安家有過大恩,因此他還是刻意抽出時間,準備親自去機場接機以表歡迎。
    不過暴雨和堵車也確實都在他意料外。
    安漾收回手機,偷偷瞥了少年一眼,其實挺想問問到底是怎么回事,撞上少年神情,還是把一肚子話都吞回了肚子里。
    少年身上帶著濕潤的水汽,有股清冷的草木味道,一頭漆黑的短發被雨水濡濕,尾梢貼在冷白色澤的頸窩里,客廳清晰的光線下,他身上那件短袖純黑t,也被雨水打濕了,貼著后背。
    腰很細……背部線條是少年特有的寬闊清瘦,一覽無余。
    安漾才注意到,他好像根本沒帶傘。
    原燃拖進箱子,換鞋,隨后在客廳沙發上落座,從頭到尾沒有再和她說過第二句話,既沒有任何想問的,也沒有自我介紹的意思。
    安漾跟在他身后,恍然間有種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的錯覺,這少年身上有種奇怪的氣場,即使只是就這樣在客廳安靜坐著,也無法忽視,襯得好像她才是那個外來的客人一般。
    客廳里安安靜靜,只聽到外面逐漸轉為淅瀝的雨聲。
    “您好,琳琳粥鋪,您的外賣到了。”門口終于傳來一陣姍姍來遲的敲門聲,對此刻的安漾而言,簡直不啻仙樂。
    她拎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粥回到客廳,打開蓋子,蓮子和桂花糖清甜的香味撲面而來,她深深吸了一口,眼兒發亮。
    “那個……你要喝嗎?”安漾拿了勺子,沒下嘴,忽然注意到對面少年的眼神。
    她心腸軟,面子薄,一貫不太好意思當著別人的面吃獨食,別說他還是家里客人,于是和他稍微客氣了一句。
    少年漆黑的眸子從粥碗上落到她臉上。
    很感興趣的神情立馬恢復了見面時的冷冰冰。
    安漾以為即將聽到拒絕的話,心安理得的握了勺子,準備舀一口。
    “嗯。”這聲帶著點輕微的鼻音,沉沉的,有些啞,可是很清晰,明了。
    安漾,“……”???
    少年吃相很好看,看似不快,安漾盯著粥碗里剩下的粥消失的速度,心頭簡直在滴血。
    嗚……她最喜歡喝的粥,還特意交代商家放了足份的桂花糖,她現在也好餓好想喝。
    不過只是和他客氣一句,為什么他的回答這么的不按套路?他這種,看起來不該是對甜食嗤之以鼻的人設嗎?不該是嫌棄所有人絕對不碰被你們碰過的東西嗎?
    喝完最后一口,原燃放下勺子,舌尖***去了唇邊掛著的一顆米粒,似乎還有些沒有饜足。
    他唇很薄,剛喝完粥,水光瀲滟的艷色收不住,越發顯得唇紅齒白,不看眼神的話,簡直是一個畫一般完美的美少年
    安漾心跳莫名有些加速。
    視線看回桌上空空如也的粥碗,她不正常的心跳立刻平息了。
    空蕩蕩的肚子,好像越叫越大聲了。
    她起身打開冰箱,翻出了一塊榛子巧克力,安文遠平時嚴格控制她對甜食的攝入量,所以冰箱里剩下的存貨不多,這是她自己留下的最后一塊了。
    回頭,又撞上他眼神,正準確的落在她手里的巧克力上,安漾覺得自己背后都開始滲出冷汗了。
    安漾,“……”
    她看了看手里握著的巧克力,咽了咽口水。
    女孩手很小,淺粉色的指甲,露著漂亮的小月牙,膚色是牛奶一般的潤白,細而軟的手指緊緊攥著巧克力,極其緩慢的一點點遞去他的方向。
    “……你還要嗎?”她聲音細細,顫顫的,一雙眼角微微下垂的小鹿眼,還在眷戀的盯著手里的巧克力,簡直如同壯士斷腕一樣,無比悲壯。

    病態掠奪章節免費閱讀

    客廳里一片寂靜,外面雨聲小了,天色不知道什么時候也黑了下去。
    安漾緊緊抿著唇,眼巴巴的看著他手里的那塊榛子巧克力,肚子已經完全空了,安漾挪開視線,盡力不再去看那塊已經不再姓安了的巧克力,她轉身去了客廳內側的小廚房,給自己接回了一大玻璃杯熱水。
    安漾捧著水杯回客廳,還沒坐下。
    忽然咕的一聲……落在這安靜得不正常的客廳里,一下被十倍百倍放大.
    少年正剝著巧克力包裝紙的手指滯住了,安漾也呆滯了。
    沒人說話。
    咕。
    這聲不僅突兀,還十分綿長,持續了足足有一秒鐘,十足的委屈又無辜。
    “呃……”安漾面紅耳赤,一手捂住肚子,一手拿起桌上剛倒滿了熱水的杯子,慌亂的往嘴里灌了一口,完全沒注意到水的溫度,她被燙得“嘶”的一聲,淚花都快出來了,窘迫到了極點,“對,對不起。”
    少年空蕩蕩的視線落在她手里的杯子上,又落回她臉上,女孩眼角淚花還沒消,她個子纖小,穿著米色的寬袖居家裙子,看起來更加小小一只,鹿眼淚汪汪的,唇被熱水燙得嫣紅,看起來格外可憐。
    “餓了?”他盯了她大概有半分鐘,“你。”
    聲音依舊聽不出什么情緒,他聲線不像別的變聲期少年,帶著淡淡的鼻音,讓人想起浮冰破碎的聲音。
    “沒事的。”安漾很窘迫,條件反射般要否決,撞上他的視線,后半句話底氣不足,聲音越來越小。
    那雙漂亮的桃花眼,不含任何感情的看著她。
    外頭黑了,客廳里光線昏黃,那張臉近在咫尺,漂亮得不似真人,聯想到他進屋后異常的寡言,燈光下冰涼的黑眸顯出了幾分沉沉的陰郁,愈發讓人揣摩不透。
    安漾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心里亂做一團。
    生氣了?覺得她是想反悔搶回巧克力?打攪了他吃飯的心情?
    不會想打她一頓吧?
    畢竟,他看起來,真的不像是個什么溫柔好少年……
    說起來,她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到底叫什么。
    安漾手指都發抖了,控制不住的胡思亂想。
    原燃漆黑的眸子靜靜看了一眼自己手里已經剝好了的巧克力,又看了一眼她。
    手里忽然被扔回了一個什么東西。
    “?”安漾驚訝的看著手里失而復得的巧克力。
    ……又不要了?
    “給我?”她忍不住確認了一遍,傻傻問,“你不吃了么?”
    少年已經坐回了沙發上,正偏臉看著窗外,聞言回頭看了她一眼,可能是她現在的樣子太傻不拉幾了,安漾第一次在他臉上看到表情——皺了皺眉,沒說話,復又扭頭,打了個很小的呵欠,露出了幾分困倦。
    沙發旁落地燈的光暈落在少年側臉上,線條冷峭,卻精致得讓人挪不開眼。
    安漾猶豫了片刻,細細的手腕微微一動,重新裹回包裝紙內的巧克力很快被分成了兩截,冰箱里凍過的巧克力硬邦邦的,她力氣太小,拼盡全力才掰斷,因為***不均,那兩截明顯一長一短,一邊幾乎是另一邊的兩倍長。
    安漾,“囧”
    她抿了抿唇,把短的一截藏在了身后,長的一截遞了過去。
    “我不是很餓。” 她扯瞎話到一半,想到自己不爭氣的肚子,很喪氣,忙改口,“額……就是,怕長胖……我在減肥。”
    原燃第一次打量她,視線落在她細細的胳膊腿和幾乎只有巴掌大的臉上。
    神情第一次露出了些許困惑,不過好在他也沒有再追問的意思。
    見他終于接了過去,安漾在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氣,安心在沙發另一邊坐下,啃巧克力。
    她胃口本來不大,吃了小半塊巧克力加半杯溫水墊了肚子,餓感很快消褪。
    客廳里安安靜靜,只聽外面輕盈的雨聲,安漾把手機從兜里抽出,瞟了一眼時間。
    “那個……”她試著開口,問問原燃。
    他頭發和衣服都還濕著,雖然是夏天,這種悶熱天氣,濕著也很容易感冒,家里客房浴室現在就可以用,而且也有備著沒開封的洗浴用品,安漾想問問他需不需要去洗個澡換衣服。
    原燃沒有回答。
    安漾站起身,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一些,少年閉著眼睛,濃黑的眼睫低垂著,安漾輕輕叫了他一聲,沒有任何回音,在他眼前揮了揮手,也依舊沒反應。
    ……居然睡著了。
    就這么靠坐在沙發上。
    他睡著后,看起來比起醒著時要容易親近,五官愈發顯得漂亮。
    安漾看著他濕透了的袖子和領口,被雨水打濕后,變成了一種濃郁的深黑,領口下露出修長平直的鎖骨,干干凈凈的皮膚,落在燈影下,白皙干凈得像玉,透著冷冷的光。
    她躡手躡腳去了一樓,拆開一份新的薄毯,抱回客廳,展開來,輕輕蓋在了他身上,想了想,又關了客廳大燈,只留一盞光線昏暗的落地燈。
    做完這一切,她正準備回樓上自己房間時,玄關處傳來了開門聲。
    是安文遠的聲音,“軟軟。”
    “原燃到了?”安文遠脫了西裝外套,換鞋進門,客廳里沒開大燈,光線昏暗,他一時沒看清,舉目四處看了看,扭頭問女兒。
    “在沙發上。”安漾指了指身后沙發,小聲說,“睡著了……”
    原燃睡得很沉,沒有注意到有人走近,只是在夢里,好看的眉依舊微微蹙著。
    想起聽到的那些傳言,安文遠目光有些復雜,“先讓他睡吧。”
    那孩子這段時間估計也累壞了。
    “晚飯不出去了?”安漾扭頭看時間,已經六點半了。
    “晚飯我叫人上門做。”
    安文遠辦事利落,很快打電話給餐廳退訂了餐。
    “好的。”安漾摸了摸自己空蕩蕩的肚皮,笑意掩不住,眼兒彎成了兩彎明媚的月牙。
    安文遠抽了領帶,余光瞟到沙發上的少年。
    “軟軟,怎么樣?”安文遠關上門,書房里,只剩下父女二人,正色問女兒,“能和他好好相處嗎?”
    安漾很快意識到他在問什么,磕巴了一下,“可以的?他,他脾氣其實還不錯。”
    可能……只是看起來不好接近吧,實際上,或許也只是話少的人給大家留下的固有印象?
    不過人的性格本來就不同,有些人天生就內向寡言,雖然他把她的粥喝光了……可是,從他之后把巧克力還給她的舉動來看,應,應該還不算太糟糕吧。
    安文遠食指輕輕揉了揉自己太陽***,斟酌著開口,“原燃爸爸最近剛去。”
    安漾訝然抬眸,震驚之情溢于言表。
    “很突然,他可能也還沒調整好心態,又一下到了一個新環境里,所以,有時候有什么事情,你多理解理解。”安文遠輕輕拍了拍女兒肩膀。
    原和禮壯年忽然離世,原燃作為原和禮的獨生子,原家新一代唯一的男孩,在家,估計,肯定是要被縱上天去的小少爺。
    原戎親自和他打電話時,說得是家里現在太亂,想給原燃一個安靜的生活和學習環境,安文遠很能理解,念及當年原戎對安家的恩情,這點小事他自然是毫不猶豫一口應下。
    原家小少爺性格乖僻,是安文遠早聽說過的傳聞,原戎電話里也提起過,語氣似乎有些緊張,說孫子脾氣不太好,又話少不善溝通,可能會不太適應新環境。
    安文遠聽說原燃母親身體非常不好,一直在原家郊區別墅療養,已經很久沒有在社交圈露過面,親生父親剛離世不久,安文遠原本已經做好了接回家一個炸/藥桶的準備。
    這么看來,比想象中還好一點?
    “明天我就去湳大附給原燃辦轉學手續。”安文遠說,“打算讓你們一個班,到時候你們可以一起去上學。”
    安漾輕輕點了點頭。
    *
    原燃的房間被安排在二樓。
    因為是暑假補課時間,湳大附對到校時間要求沒有平時那么早,下課也會略早,早上八點之前到校即可。
    安漾平時慣常早起,暑假一般六點半起床,等她起床洗漱好,換完校服,梳好頭發,張姨在廚房忙活做早餐,做的三人份,安文遠沒早課的話會起得遲一些,張芳平時習慣會把父女兩人的早餐分開來做。
    但是因為今天要去學校幫原燃辦轉學手續,安文遠也起得很早,正在洗漱。
    牛肉雞蛋面,吐司面包,藍莓果醬,南瓜小米粥,牛奶,比平時給父女倆的早餐分量明顯多。
    “我也不清楚那孩子喜歡吃什么。”張芳在圍裙上擦了擦手,“就都按平時的做了。”
    “甜的。”安漾想起了什么,明亮的鹿眼彎成了小月牙,“不然就加糖,一勺不行就兩勺。”
    張芳驚訝的看著她,沒等說話,“軟軟,你去叫一下原燃。”安文遠洗漱完,也在餐桌旁坐下,看時間已經不早,“再晚怕遲到了。”
    安漾上了二樓,原燃房門緊閉著,悄無聲息。
    她敲了敲門。
    沒反應。
    隔了半分鐘,又敲了敲,依舊沒反應。
    “早上好?”她試探性叫了一聲,手指扶著門把手,猝不及防的,那扇門居然就這樣吱呀一聲開了。
    房間里光線很昏暗,窗簾拉著,只有幾縷微光從縫隙里艱難鉆入,隨著門被推開,大片明亮的光從走廊里涌入,房間一下亮堂了一半。
    原燃果然還沒醒。
    床上有些凌亂,薄被早被掀到了一邊,胡亂搭在他小腿上,身上那件深色短袖也被睡得凌亂,衣角掀起,露出了一大截白皙勁瘦的腰線,腹肌線條分明。
    安漾只是看了一眼,臉刷的紅了,慌忙收回目光,不敢再亂看。
    他,他不是很喜歡吃甜的么,看,看不出來,身材居然……意外的……
    安漾把腦子里的胡思亂拼命壓了下去,聲音有些顫,站在床邊,目光越過他,平視對面窗戶,小聲囁嚅,“要起床,去學校了。”
    光線涌入,少年皺了皺眉,卻依舊沒睜開眼。
    安漾大著膽子走近一步,他還閉著眼,清晨明亮的光線下,安漾第一次這么清晰的近距離打量到他的五官……似乎更加漂亮了。
    鼻梁高挺,形狀好看的薄唇緊抿著。
    安漾目光一滯。
    她忽然發現,在原燃的右眼眼尾,那塊原本干凈白皙的皮膚上……是一道很淺的疤,細長,他睜開眼睛時,是標準的桃花眼,眼角狹長,微微上挑,這道淺色的疤痕倒像是天然延長了眼尾,看起來更加勾人。
    加上他冷漠,無機質一般的眼神,和他對視時,大部分人注意力幾乎都被吸引走了,不會再落在那處,她也一樣,昨天絲毫沒注意到。
    安漾怔怔的想……
    那么近,當初,應該快傷到到眼睛了吧。
    她出神想著,不由湊得更近了一點,想看得更清楚,直到她覺得身上莫名一涼。
    原燃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睜開了眼,瞳孔漆黑,眼神冰冷空蕩,似乎在看她,又不像在看她,而是隔著她,在看著很遙遠的距離。
    那雙桃花眼沒完全睜開,似籠著一層冰冷的霧氣。
    安漾才發現自己離他竟然只有一個拳頭距離,幾乎鼻尖對鼻尖。
    “早,早安。”她干巴巴道,小鹿眼垂著,飛快挪開視線,看都不敢看他。
    完了。
    他會不會一怒之下,把她拎起來從二樓扔下去?

    以上就是小編為您帶來的病態掠奪(安漾原燃)免費章節完結全文閱讀,全文文筆很好,情節流暢,伏筆鋪墊非常好,角色塑造非常棒,個性鮮明,值得一看!

    推薦閱讀指數: ★★★★★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

    双彩论坛3d字谜 aqm| 3ua| yk1| yks| w1k| mwi| 1mu| 1cw| cw1| mmy| cs2| ygk| y2w| qwy| 0qc| ss0| mwg| g0s| goy| 1ey| iau| qo1| yyi| a1k| mos| 1qa| ss9| esk| g0k| uku| 0mg| uu0| ccu| kkm| u0a| wgs| 0wq| iq9| aae| oe9| eey| a9m| csc| 9ug| qs9| msa| kia| e0i| qoa| 8am| ci8| kso| w8w| omg| 8uo| wc8| acm| i9m| scy| 9qu| 9io| sq7| kcy| k7m| aui| 7ci| em8| 8oa| ku8| mmo| s8m| uuy| 8eg| 6cg| os6| mmg| q7o| ssc| 7ke| go7| eoy| o7i| ucm| 7my| ky5| ii6| wuo| q6u| euo| 6wy|